彩虹喵-粉底  

忙完《彼岸花殤》了。原本以為肯定又天窗的書,在不到一星期內完成了,來聊聊怎麼會突然有了動力完成它吧!

 

主要是因為7/29那天做了一個夢。

 

夢裡,我在看一部漫畫,不是很記得那是什麼漫畫,只記得在故事的開頭,就預設了主角會親手殺死他所愛的人,這種注定要悲傷的感覺讓我很心痛,也才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為一個作品感動過。

在悲傷的感覺裡醒來後,我開始想,是什麼原因讓我的故事一直沒有完成,不管是想畫的、還是想寫的。

因為迷失了吧!

迷失在「這個故事很正向、很好」、「那個情節應該會比較吸引人」、「要像○○○那樣的故事才會比較受歡迎」裡。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為自己講故事了。

或許會愈畫愈難過、愈來愈做不下去是這樣來的。儘管意識上沒有察覺,內心的某個地方卻清楚地知道那個「別人應該會覺得比較好的」,並不是我想要的故事。到最後,我似乎還是在別人的眼光下做事,也難怪會提不起勁。

我被「會賣不出去吧!」的想法給束縛住了。

我寫/畫故事的初衷不是為了給別人看,而是為了我自己。

 

因為我想看,
因為我想寫,
因為我想畫,
如此而已。

 

有時候自己會很希望能透過作品帶給別人「什麼」。

但或許更多時候我得停止去思考「想用作品傳達什麼意義給別人,或是想帶給別人什麼影響」。不,我沒想要、也沒必要非影響誰不可,創作的意義,應該是很單純地把內心所想到的、看到的,用文字或圖像呈現出來而已。

別再刻意去想它們對別人來說有沒有意義,反正它們是我的一部份,他們對我有意義,就夠了。

 

--我想忠於自己,忠於來自內心深處的聲音。

 

 

2015.08.02

(然後,我要去玩PS3「人中之龍」了,呵呵呵‧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梓夏 的頭像
久梓夏

蜉蝣 ‧ 隨筆

久梓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