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5131317_zpsfyzj8etc  
※熬了這麼久……我終於把桐生的部份生出來了……囧rz※
 
“桐生一馬,一個充滿犧牲色彩的傳奇男人。“
 
 
關於人物的蛻變,一直覺得桐生的部份很難下筆,因為他不像真島在經歷「一坪的空地」事件後就差不多定(瘋)型(掉)了,而是還一直在轉變。當然,也有一些自始至終不變的特質,像「無止盡的責任感」就無所不在地影響著他的一舉一動,同時也影響他身邊的人。
 
 
相較於心思縝密的真島,桐生顯得單純許多。
 
 
在《人中之龍0》當中,桐生才20歲,之所以踏進極道世界,是基於對風間的崇拜,但其實對於極道生活是什麼樣子、要做些什麼,桐生並沒有很清楚的概念。他對自己的人生似乎沒有特別的規劃與目標,也沒什麼想追求的,只是偶爾做做幫忙討債的零工或維持地盤上的秩序,日復一日。
 
桐生02
 
 
不過從《人中之龍0》裡面的一些場景裡,可以推知當時的桐生雖然還只是個小小的組員,在東城會裡卻也已是小有名氣,除了以「能打」出名,更為人所知的,是「被風間新太郎提拔進來」的身份。這個身份在當時情勢微妙的東城會裡,可說是相當不幸。尤其風間新太郎正在監獄裡服刑,對東城會三代目虎視眈眈的人們無不想趁機拔掉風間這支一直以來都很礙眼的旗。
 
 
桐生這初出茅蘆的小毛頭,自然是很適合用來羅織陷阱的對象,而《人中之龍0》的故事,也就從他被陷害殺害討債對象的情節展開。
 
 
 
剛捲入「一坪空地」事件時,桐生還很天真,以為只要被破門,就可以不拖累風間,卻沒想到事情根本沒那麼簡單。他從中看見人們為了獲得自己所要的東西,可以如何不擇手段,以及如果想獲得所要的東西,得要花多少心思去佈局。
 
 
 
而且,他一直以為自己的所做所為都是為了保護身邊的人,但其實一路走來,身邊反倒是有許多人在為他付出--包括默默關心他與早就安排好許多事情的風間、從小一起長大的錦山、以及冒險與東城會本家談判的立華鐵。這些關愛與支持皆成為他轉化的力量,滋養著他的內在自我。他就像一個正在長大但還不夠獨立的小孩,需要有人在旁支持著才能慢慢往前進,因為他還在摸索,還在尋找人生的意義。如同他背上那幅未完成的昇龍刺青,他得把色彩一一填進去。
 
 
在《人中之龍0》裡面,可以看到桐生對從小一起長大的錦山有著深厚的依附與依賴,不只是情感上需要陪伴,在食行住行上,他也都某種程度仰賴著錦山。雖然兩人同時進入極道世界,錦山似乎比桐生還要投入,他接受極道世界的許多規則--金錢、權力、女人,並致力於經營此道。反觀桐生,對金錢和權力一點慾望都沒有,這麼一個無慾無求的人在極道世界裡,不禁有些違和。
 
 
但也因為不祟拜金錢和權力,所以桐生始終沒有搭上堂島組那三大巨頭的船,而是划著自己的小船,想辦法在黑暗又險惡的權力鬥爭中保全風間、保全自己。當他親眼看到立華鐵被拷問至死,以及小實是如何被傷害時,心裡對曾經嚮往的極道世界想必充滿失望。
 
 
想到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立華鐵、好不容易來到身邊的小實卻只能摸到哥哥冰冷的遺體,這麼多人的死亡、痛苦、悲傷,全都源起於涉澤啟司的陰謀,堂島宗兵的貪婪與慾望。桐生很快就陷入一種想「以牙還牙」的衝動裡,他和真島一樣,都認為身為幕後黑手的這些人要死去,才能還給亡者一個公道,還給在世者平靜的人生,所以他幾近失控地想致涉澤於死地,幸好錦山趕上了,沒讓桐生越過那條禁忌的界線。
 
 
錦山在最後一刻拉住的,不只是桐生染血的雙手,還有桐生潔白的靈魂。
 
 
經歷過「一坪空地」事件的洗禮,桐生的自我更加茁壯,他漸漸感到自己不能再如此漫無目標地活下去,或是莽撞行事,他得要做些什麼來回報給身邊的重要人們。幾經思考,他選擇回到堂島組,做為對堂島宗兵的監視與牽制,導正堂島組過於耽溺金錢與權力的腐敗風氣,間接確保風間組的存活與順利;一部份也為了不讓堂島組整個垮掉,畢竟後面還有虎視耽耽的嶋野組,若原本稱霸一方的堂島組垮台,東城會勢必陷入另一場失衡與惡鬥。
 
 
《人中之龍0》最後,桐生披上大家熟悉的暗紅色西裝加灰白色的外套,那是他自己決定的打扮。在心理學上,衣服被視為個體人格面具的象徵。桐生不再依賴錦山的建議,自己選擇想要的服裝,代表著他已找到自己想要扮演的角色,確立了自己的定位。正如他很堅定地對錦山說:「我的造型,我自己決定。」一樣,等同於在宣示「我的人生,我自己決定」。
 
 
 
桐生和真島都同樣從「一坪的空地」事件中,體悟到真正的生存之道,是要用自己的方式來過自己的人生,真島是不再壓抑與順從,桐生則是確立了自己的角色與定位。
 
 
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從決定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的那一刻起,人生的主導權就在自己手上,不再是搖擺不定、模糊不清的狀態。桐生對金錢、權力還是一樣沒有慾望,但他不認為極道世界裡非得爭權奪利才行,他要用他的信念來經營屬於他自己的極道之路。
 
 025_l[1]
 
堂島之龍,就從這一刻誕生了。
 
 
 
 
 
但是,桐生畢竟是《人中之龍》系列的主角,我們這些玩家都像是他人生不同階段的見證人,一路看下來,他其實還在變動,至少我是如此認為,泡沫時代雖然過去了,他的人生卻還不停地在經歷各種轉折。
 
 
100億事件之後,再度產生遽變。
 
 
桐生在「100億事件」裡,可以說失去了一切
 
桐生05
 
 
他失去心愛的由美、敬仰的風間,還失去生命中一直不可或缺的兄弟錦山。他曾經依賴、保護、互相支持的重要人們幾乎一夕之間全部從他的生命中消失。這種人生的無常與無力感,是足以擊垮任何人的,即使桐生是鐵打的漢子,心終究是肉做的。隨著千禧大樓被炸出一個大洞,他的心也跟著破了一個洞,空了一大塊。
 
 
在《人中之龍1/極》的最後,由美與錦山雙雙死在桐生面前,有那麼一刻,他連自己的人生都想放棄了,抬起手想讓警察將他關進牢裡,最好坐一輩子牢都不要再出來,因為也沒什麼值得留戀的了。
 
 
幸而伊達提醒他還有遙在,還有一個需要他保護與照顧的人,桐生勉強找到繼續活下去的動力。
 
 
為什麼用「勉強」來形容?因為桐生最大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責任感異常強烈的他,幾乎把自我犧牲與奉獻當飯吃,不管是早期為了保全風間而讓自己破門,或是為錦山扛下殺組長的罪名而坐了十年的牢,雖然在《人中之龍0》的最後,他看來像是確立了自己的人生目標,但他做的很多很多事,其實都是為了別人。
 
 
也許他的人生理念就是要為別人犧牲自己在所不惜,可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同時是種既強烈又可怕的依附。哪天,他要保護的人不在了,他的存在意義很可能也會跟著失去。
 
 
所以在《人中之龍2》和《人中之龍3》裡,桐生身上總若有似無地飄著一股「隨時可以為別人放棄生命」的味道,像來自潛意識的「自毀念頭」,延續著「100億事件」後失去一切的苦痛和虛無,只是,全都隱藏在傳說英雄的面具底下,沒有人看見。
 
 
離開東城會後,桐生的身份除了養育設施的經營者,還有東城會出現危機時的拯救者,這兩者的共通點就是「被需要」。曾經重要的人都失去了……但「還有人需要我」,或許這樣的狀態,是讓桐生支持下去的唯一動力吧!
 
 
真要說,桐生的第二階段轉變直到《人中之龍5》才算開始有所突破。
 
 
《人中之龍5》裡,朴美麗請桐生離開養育設施時,桐生的表情非常非常哀傷,那樣深沉的哀傷可能不只來自於與孩子們的分離,還來自於生存意義被剝奪的失落。
 
畢竟,從沒想過自己對孩子們的付出與疼愛,竟會成為孩子們追求夢想的絆腳石,當他得學著對孩子們放手時,也意味著他將再次失去「依附」的對象,再次失去「照顧者」與「責任承擔者」的角色,那是他唯一熟悉的人生劇本。
 
 
可是朴美麗也說得很好,他總是為別人而活,從來不懂得如何為自己而活,因此希望他能自己去旅行,為他自己,而不再是為別人,去找到他自己的夢想。
 
 
只是,他跑到永州隱姓埋名地當計程車司機,為了遙的夢想,他千方百計與自己的過去切割,再度成為一個為了成全別人,犧牲自己的角色。
 
桐生03
 
有什麼比不能承認過去的自己,更令人悲傷的呢?他已經失去那麼多,真的連「自己」都要捨棄嗎?
 
 
《人中之龍5》裡,大吾的出現與失蹤、東城會的異象,其實可以感受到桐生的動搖,但他強忍住內心的渴望,將與「過去的他」有關的人事物拒於千里之外,彷彿唯有如此才能保全孩子們的夢,並讓自己繼續在熟悉的犧牲者角色裡生存。
 
 
即使為了避免引發戰爭,他單挑東城會的大批人馬,在那之後,回到沒沒無名的司機,他仍繼續與自己的過去劃清界線,儘管他或多或少已感受到內心想重回東城會幫忙的熱血,卻仍要一付不為所動的模樣。
 
 
直到新聞廣播傳來真島吾朗死亡的消息!他終於再也按耐不住,決心離開福岡去東京看看究竟發生什麼事,重新返回極道的世界。正如濱崎豪所說的:「東城會是我們曾經活過的證明。」若他想證明與感受自己還活著,勢必得回到那裡,回到最開始的地方,去尋回自己的初衷。
 
c20121204_ryu5text_14_cs1w1_1280x720
 
 
在《人中之龍5》的最後,桐生終於真正看清楚活了40多個年頭以來,他想要的,其實很簡單。他想要一個家,想要一個可以回去的地方,一個有人在等他回去的地方,他的過去、他的一切會被接受、被包容,他會被惦記著、被愛著。
 
 
遙在演唱會上承認她是由極道人士撫養長大的,她不想為了夢想,抹滅桐生存在於她生命裡的事實。她不想再看到「大叔」如此犧牲自己,她一直都很以「大叔」為榮,她很愛很愛百般照顧她的「大叔」,她不要他成為一個不能說的祕密,她想和他再次手牽手,坦然地走在陽光下。
 
6630151872514007158
 
如此無條件的包容與接納,正是桐生渴望擁有的。
 
 
 
所以這一次,他不再把犧牲生命視為理所當然,即使滿身是傷,即使只剩下在地上爬行的力氣,他依然努力地、掙扎著要往「他想去的地方」前進,不再是為了誰,而是為自己,為了與那份「愛」一起幸福的走下去。
 
 
桐生在《人中之龍0》裡找到自己,在《人中之龍1/極》之後又再度迷失,一直到《人中之龍5》的結尾,才感覺他終於又看到不同的可能性,從不斷犧牲的枷鎖裡跳脫出來。
 
 
先前看《人中之龍6》的介紹時,曾提及這次會是以「自由」為主題。如果說桐生在《人中之龍5》總算跨出他人生的另一座牢籠,那麼,接下來的「自由」,倒是很令人期待啊!
 
 
 
 
 
 
 
 
【至於桐生與真島……】
 
 
桐生是大多數人眼中的英雄與拯救者,當你需要的時候去找他幫忙,他通常有求必應。但是,能力太過強大、救世主般的人往往是孤單的,因為當他需要的時候,他不知道可以找誰;既然不管到哪裡,他都是被依賴的對象,誰會讓他依賴呢?他要怎麼去相信另一個人有足夠的能力讓他依賴呢?
 
 
很幸運地,桐生的身邊有個叫真島吾朗的大哥。這位大哥不僅實力與他相當,還擁有非常良好(甚至異常良好)的自我感,所以不會像有自卑情結的錦山一樣,心裡不斷在累積對他的嫉妒(這部份,待寫錦山時再進一步說明)。
 
 
真島既承認桐生的實力,又不把他視為威脅,純粹把他當成練習打架的好對象,能夠盡情打到過癮且不用擔心對方會被自己殺掉,這是一種多麼深的信任啊!最重要的是,不只真島如此相信桐生,桐生也如此信賴著真島。
 
 
互相信賴與互相欣賞,構成他們之間無可取代的情誼,真島成為少數能讓桐生託付事情的人,而且一旦答應的事,他絕對說到做到。雖然真島老是不按牌理出牌,卻也有不少行動背後的理由是為了保護桐生或他所重視的人事物,像在《人中之龍3》裡,表面上是加入沖繩土地開發計劃,實際上卻是為了保住桐生所經營的養育設施;在《人中之龍5》裡則為了保護遙而選擇與冴島開戰(當然,他也很相信冴島和他都不會失手殺死彼此)。
 
 
坦白說,不管是桐生或冴島,真島其實很照顧這兩個可以陪他打架打到爽的「弟弟」。桐生心裡也明白,所以當他在福崗聽到真島死亡的消息時,悲痛到放下原本想替遙完成夢想的計劃,披上戰袍,當回「堂島之龍」,從這點不難看出真島在桐生心裡的重要性了。
 
 
至於真島對桐生的執著?去玩《人中之龍極》,讓真島大哥親自講給你聽吧~
 
 直島從地下跑出來
 
 
 
 
 
 
 
寫一寫,讓我好想回去重玩《人中之龍4》跟《人中之龍5》啊……當初為了把劇情看完,沒有很投入在遊戲中。反正最近《人中之龍 0》在傳說難度的飛車槍戰卡關了,來轉換一下心情好了……Q_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梓夏 的頭像
久梓夏

蜉蝣 ‧ 隨筆

久梓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鳥文文
  • 寫得太好了,看得我都鼻酸了起來。(看過真島篇的也好有感動)
    一看到遙說出家人那段話,我的眼淚簡直是噴出來的ww
    桐生你很幸福啊啊(。´Д⊂)
  • 那段話也讓我很感動。
    其實這段劇情也在挑戰整個社會對「黑道」的觀點,
    一般社會對黑道是抱持負向觀感的,
    但遙想讓大家知道,即使是黑道,也不代表一定是壞人。
    很值得重新思考我們都會如何用標籤化的方式在評價一個人。

    久梓夏 於 2016/10/29 19:3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