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牙前一天,焦慮度爆表的我。

 

網路這東西,不要沒事到處找資料看,愈看愈焦慮,愈看就愈多負面想像,而所有正向訊息全都自動地施展了隱身術,進不去腦袋裡,世界彷彿要崩壞般地可怕。


其實,一直以來,焦慮的都是我,不是阿喵,對吧?

該被安慰的是我,不是阿喵。阿喵好得很,好得不得了。

 

只是做個體檢而已,我卻擔心得要命,害怕聽到不好的結果。

只是洗個牙而已,我卻焦慮得不得了,深怕麻醉會出問題。

 

所有可怕後果的想像,在我心裡徘徊繚繞不去。

 

口頭對阿喵說不要緊張,但其實最緊張的卻是我。

 

也許阿喵根本就不緊張,她甚至不覺得這有什麼,反倒是被我的緊張給傳染了,跟著感到莫名的焦慮與不安,壓力也大到極點。

 

就像今天,她突然開始一直舔舌頭,有時還會甩頭,一直想躲到高處,這些不都是壓力大到快將她擊潰的象徵嗎?

 

但這些壓力是怎麼來的?真的是她覺得不安,還是她替代性地接收了我的不安,以明顯的行為表徵來作為回饋,提醒我這一切都已經太超過了,該想辦法處理處理了?

 

我想,問題是出在我身上。

 

也許這一切都是在提醒我,該好好再次思考關於我自己的焦慮問題了。

 

 

 

想像一下,睡一覺之後,帶著亮晶晶的牙牙醒來,然後心情開朗地大啖美食的阿喵吧!

 

 

 

只是睡個覺、洗個牙而已,你他媽的是在擔心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久梓夏 的頭像
久梓夏

蜉蝣 ‧ 隨筆

久梓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