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很久以前,就不斷在分裂的道路走著。

 

我們不希望只聽到一種聲音,痛恨只能聽一種聲音,


所以我們努力地發出另一種聲音,並希望被聽到。


漸漸地,我們的聲音不再渺小,不再微弱。


漸漸地,我們的聲音慢慢茁壯、強大。


漸漸地,愈來愈多人聽到我們的聲音,支持我們的存在。


漸漸地,我們的聲音淹沒了原本的聲音,或試圖淹沒原本的聲音。


漸漸地,我們為了捍衛自己的存在,開始阻止其他聲音的出現。


漸漸地,所有與我們不同的旋律,都會被視為異端、愚蠢與迂腐。


漸漸地,只要出現不同的旋律,我們就將它邊緣化,甚或群起而攻之,


直到沒有人敢再發出不同的旋律,直到所有人閉上嘴,


直到世界上安靜得只剩下我們的聲音,


證明我們的聲音才是唯一的存在。

 

「我們贏了,我們改變了世界。」

 

我們很開心地邁開步伐前進,從原本的分裂走向另一種分裂。

 

狠狠的,撕裂。

 

 

 

-寫給現在的台灣-

久梓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